当前位置:首页 > 重点业务 > 保护修复
保护修复
聚焦国家“十四五”规划目标,提升黄河流域水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
2021.06.29 字号:[大] [中] [小] [打印]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赖以生存发展的宝贵资源。黄河流域是我国生态脆弱区分布面积最大、脆弱生态类型最多、生态脆弱性表现最明显的流域之一,流经我国地势的三个阶梯,塑造了黄河流域多种多样的生态类型,河流廊道是流域各生态类型的纽带,河流生态系统是流域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黄河流域生物多样性水平是衡量流域生态系统健康状况的重要标志,受水资源禀赋条件、人类活动等诸多因素影响,黄河流域生物多样性水平受到较大威胁。

一、黄河流域水生生物多样性及其保护现状

据不完全统计,黄河流域有鱼类130种,底栖动物38种(属),水生植物40余种,浮游生物333种(属)。流域内分布有秦岭细鳞鲑、水獭、大鲵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目前,黄河流域已建立水生生物、内陆湿地自然保护区58处,其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18处,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48处。

二、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形势十分严峻

黄河是资源型缺水,近30多年来,由于自然条件变化和人类活动影响,黄河流域天然径流量呈持续减少趋势。据统计,20012016年,黄河多年平均天然径流量为459.2亿立方米,比1919年~1975年平均径流量580亿立方米减少120亿立方米,减幅约20.8%。黄河多年平均地表水资源开发利用率达到79.0%,枯水年甚至高达85%以上,已远超一般河流40%生态警戒线。

三、黄河流域水生生物多样性面临的主要威胁

1.黄河水污染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黄河流域以占全国2%的水资源承纳了全国约6%的废污水和7%的化学需氧量排放量,部分干支流污染严重。涉水工程建设及运行对水生生物资源及其生境造成影响。受河流开发等人为活动影响,黄河水生生物资源量减少,北方铜鱼、黄河雅罗鱼、兰州鲶等鱼类物种减少、栖息地萎缩,濒危物种保护问题突出,外来入侵物种的不利影响显著增加。

2.黄河生态空间挤占对生物多样性的威胁。目前黄河流域河流空间破碎化和被挤占问题突出,河流渠化、岸线人工化等问题持续发展。人类过度干扰管控,加剧生态空间胁迫与功能萎缩趋势。流域河湖自然生态保护和廊道生态环境功能,面临复杂影响和系统失衡问题,河湖生态功能损害,生物多样性加速减少。受水资源生态流量及过程保障不足及水电开发等综合影响,与80年代调查相比,黄河鱼类种类下降,珍稀濒危及土著鱼类减少,其中水电资源开发集中河段鱼类生境发生较大改变,土著鱼类物种资源严重衰退。黄河上游龙刘河段高原冷水鱼类、河口洄游鱼类及大通河、湟水、洮河等支流珍稀濒危鱼类物种资源、栖息地整体上处于萎缩趋势。近三十年间黄河鱼类物种减少约一半,土著和濒危保护鱼类资源减少超六成,过度的人工干预造成生物栖息地损害明显,保护形势十分严峻。

、为保护黄河流域生物多样性采取的措施

近年来,为提高黄河流域生物多样性保护水平,生态环境部黄河流域生态环境监督管理局以乌梁素海、小浪底水库、东平湖、黄河河口等为重点,开展黄河水生态环境和水生生物多样性调查并建设观测网络,评估黄河水生生物受威胁状况。加强珍稀濒危和土著鱼类栖息地保护与涉水工程建设的受损栖息地修复。系统开展替代生境保护、鱼类庇护所建设、连通性生态恢复、生态岸线保护等措施。保护鱼类资源和“三场一通道”生境。加强对黄河流域原生鱼类等自然物种以及生物群落多样性保护。

开展黄河口水生生物多样性就地保护,加强黄河中上游重要鱼类栖息地保护,提高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建设管理水平。加强水利水电工程监管和修复水平,努力保障黄河干流和重要支流生态流量及其过程,开展鱼类生态通道修复。在黄河上游源区段等重点河段开展实施乌梁素海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开展生境连通相关研究,在黄河口推动开展退化水生生态系统修复示范工程等。

五、《黄河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十四五”规划》中对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新要求

“十四五”是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打好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基础上,向2035年美丽中国目标迈进的第一个五年,污染防治进入到了攻坚克难关键期,点上突破、面上趋好、整体改善成为下步工作目标。2020年,生态环境部黄河流域生态环境监督管理局启动编制《黄河流域水生态环境保护“十四五”规划》,建立流域生态环境“刚性约束”,强化水生态环境空间管控,对生物多样性保护提出了新要求,恢复水生生物的完整性,重现重点河流和主要支流土著鱼类或土著水生植物的水体清单,修复与保护“三场一道”,推动水环境质量持续改善、水生态系统功能初步恢复,努力实现“有河有水、有鱼有草、人水和谐”的水生态环境保护目标。

 

生态
环境部
返回
顶部